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装神弄鬼+番外 作者:thaty(下)

发布时间:2015-04-20 21:30 类别:玄幻灵异

豪门世家灵异神怪异能高干
 
 
 
  
  71、071漂洋过海外国鬼(中) ...
 
  陈休渊既然要去蓝薄荷,赵恣文就干脆把大侠的事情也和他说了——赵恣文一开始面对大侠时的犹豫,其实不只是因为陈休渊大病初愈,也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不过现在既然陈休渊有“大事”了,那让他顺手解决一下小事,应该违和感就没那么重了。
  陈休渊却并没有和赵恣文一样的感觉,陈爸还在时,虽然是耳鼻喉科的大夫,但是家里的亲戚无论是生孩子还是需要打狂犬疫苗,都会来找他爸。现在他的情况,倒是也和陈爸类似。总之,在陈休渊的人生哲学里,只要赵恣文开口的事情,无论是多小的,还是多大的,他都会为他办到……
  只不过,事情却又出了变化。还没等赵恣文告诉他大侠,陈休渊能去帮忙,大侠就来电话了,而且还是喜气洋洋的……
  那泼妇好了,当然这不是大侠高兴的事情。那泼妇好了之后突然意志坚定地要闹离婚——从这一点看,她又不像是好了——不过虽然他那厚道的傻兄弟现在伤心难过,所有认识的人,却都已经商量着等着二位离婚签字后,他们拉他去庆祝,又或者等到兄弟恢复了自由身,该怎么给他介绍第二春了。
  “我倒是认识一个不错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这事不需要陈休渊插手了,赵恣文也就放松心情听八卦了,听到这,他忽然想起来了一个人。
  “老大,你认识的……”大侠刚刚还雀跃的语气变得犹豫和为难起来。
  “你想什么呢。”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赵恣文当然知道大侠在想什么,“我也明白你兄弟是什么状态了,当然不会把那些金枝玉叶介绍给他,爱玩爱闹的就更不可能了。其实对方是小陈楼下的邻居,真的是很不错的一个人,无论长相还是人品,而且还和你兄弟挺有缘分的。”
  “也是警察系统的?”
  “也遇见了个极品,不过是老公和她婆婆。现在离婚了,带着个女儿和她妈一块住。”
  “哦……”
  “你要是嫌弃人家二婚,还带着拖油瓶,就算了。”
  “当然不是这意思,我们这边不也是二婚吗,我正算我那兄弟什么时候有空,让两人见见面呢。”
  “少说还得等他真正恢复自由身呢,况且,这边我们也没和人家谈过,人家到底乐意不乐意还是一回事呢。”虽然是手机通话,但是赵恣文也听得出来,大侠这不是搪塞,而是真的这么想的。而且人家两人还八字没一撇呢,他们俩就在这“算计”上了,实在是让他不由得不笑,“行了,这事回来再说吧。”
  “要给雅雅姐介绍?”赵恣文放下电话,陈休渊问。
  “嗯,不错的一个人。”赵恣文在陈休渊身边坐下,陈休渊手里的那个“五花鬼”现在已经完全变成灰色了,被他揉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落在地上,现在已经聚成了一个个大小不等的雾团,翻滚涌动着,那景色看起来可不怎么美妙。
  陈休渊点点头,就把牵线搭桥这事放下了——这不是他的专业范畴。他没说话,更没什么动作,但三只狗狗就穿过了病房的门,颠颠的跑了进来,开始吞吃起了地上那些观感不佳的东西。看它们的表情,味道不错。
  陈休渊用双手,像是抓刚洗完的湿衣服那样,双手抓着那个鬼奴展开:“破破烂烂的了。”他叹了一声说,这可不是形容词,而是真的如此。
  “怎么弄成这样了?”被陈休渊这么抓着,这个鬼奴看起来就像是块使用过度的抹布一样,千疮百孔的。
  “没好好保养。”陈休渊又把那块抹布抖了两下,这时候地上的东西已经被三只狗狗吞吃殆尽,毛球和桔子老老实实的各自找了个地方趴下,眯着眼睛消食,卡布奇诺却涎着脸靠了过来。表面上是要对赵恣文和陈休渊撒娇,实际却是等它凑得进了,立刻大嘴一张!
  “咔嚓!”实际上是没声音的,但是赵恣文却觉得自己确实停到了卡布奇诺上下牙剧烈碰撞时发出的响声——它咬了一嘴的空气,那块“抹布”已经被陈休渊先一步收起来了……
  “呜~~~”卡布奇诺两只前爪搭在陈休渊的膝盖上,把一张囧囧有神的撒娇+委屈的大脸凑了过去,同时却又鼻尖抖动把陈休渊上上下下闻了个遍,可显然是啥也没找到。
  那边桔子站了起来,像是打哈气一样,张了张嘴巴,卡布奇诺扭头看了看桔子,眨了眨眼睛,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和同伴趴在一起了。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你到底把那个藏在哪了?”一直在旁边憋着笑的赵恣文,继卡布奇诺之后,也凑了过来一通寻找——陈休渊穿的是松松垮垮的病号服,身上别说玉石的首饰了,连块手表的都没有。
  陈休渊的回答是对着他伸出了一只手:“我过去也是笨,竟然没发现这么好的地方。”陈休渊笑眯眯的转了一下手腕,用手背对着赵恣文。
  “?”赵恣文先是一头雾水,看了半天,才发现了陈休渊这只手有什么不同——他有一片指甲,变成了铁灰色!他能确定,这绝对不是陈休渊的了灰指甲,“你把它放在指甲里了?”
  “嗯,而且我发现我的一片指甲,不止能放一个,我家里的好朋友就都能带上了,下次就不需要孤军奋战了。可惜了,我长这么大,剪掉了多少指甲啊。”陈休渊真心的惋惜着,更主要的是他“浪费”了他老爸都少钱啊,“BOSS,我不用浪费你的钱去买玉了。”
  “我觉得……我还是喜欢玉的。”虽然听说原本人的头发和指甲就能备用当护身符,但是赵恣文觉得,他还是用玉石啊、宝石啊、水晶啊这些东西比较好,他宁愿变成浑身精光闪烁的暴发户,也不想带着一堆指甲走来走去,就算那是陈休渊的指甲!
  总之,陈休渊住院的最后两天,就在总体平静,小有余波的情况下结束。当他出院的时候,赵恣文当然是不会缺席了,童魏也来了,有些意外的是胖子、大侠和洛神棍也都到了。
  距离上次见面还没多久,但胖子却已经不是见面时那么白白胖胖了,而是黑了也瘦了,但看起来也精神得多了。大侠则表示他来看陈休渊只是顺带,这次主要目的是为了偷瞧一眼他楼下的女邻居——看来那位兄弟离婚的事情却是已经定了。至于洛神棍……他也是前几天刚出院,结果就因为来访的太过频繁,被赵恣文撵走了,今天他这是总算有机会名正言顺的过来,当然要好好的和未来的同事拉好关系!
  六个人热热闹闹的离开了医院,开了五辆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接新娘子的喜车车队呢——浩浩荡荡的一路来了陈休渊家门口……
  接着又闹闹哄哄的上了楼,他们这些人里,胖子、大侠和洛神棍还没来过陈休渊的家呢。而六个平均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大男人,同时进到陈休渊的家里……不难想象那会是多么的拥挤……
  于是几个人没坐一会,放下东西就先后离开了。胖子是最先走的,其次是童魏,不过他走的时候,和陈休渊商量了一下明天的事情,得到了陈休渊的警告,这几天他已经不再住在蓝薄荷了,每天都尽量早回家。
  再次是大侠,临走拉着说话的换成了赵恣文——大侠上楼的时候,眼神不对。不过大侠什么都没说,赵恣文就意识到,八成不是私事,而是公事,也就不再问了。
  至于洛神棍……他是被赵恣文踢出去的……
  不过也约好了明天和陈休渊一块去蓝薄荷的事情,虽然这也不是公事,而是私事,但显然洛神棍并没有赵恣文那么公私分明。
  这一天也就忙忙碌碌的过去了,第二天也就平平常常的到来了。陈休渊却不知道这天还发生了一些不平常的事情——大侠那个眼神不对劲,因为他在陈休渊家外面,发现了他分局的同事。而且对方并不是跑到这遛弯来的,看起来……像是在埋伏,或者监视……
  而他们的目标,怎么看怎么像是陈休渊的那栋楼。大侠没忙着警告,因为他不知道这些人监视的目标到底是谁,他决定回去打听一下再说。
  结果没等他大厅,分局的先找上来了。原来他们接到了可靠的先报,说是那楼里有犯罪分子伪装成警务工作者,而大侠显然和对方认识,所以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其实大侠对于陈休渊现在的身份也只是略知一二而已,要真让他说可能还有点说不明白,结果还没等他说了,有同事就站起来帮忙了——就是以小刘为首的四位被借调的同事……
  分局的人尴尬但是却又万分庆幸的走了,还以为是碰上了什么大案要案,结果……幸好这时来问了一句,否则万一下手抓人的时候把国安的抓了……那可就有得瞧了~
  而那位提供“可靠线报”的先生,当然是被划进了分局众多人士的黑名单。不过,这却并不表示这位先生就此不再找事,立地成佛了……
  
  72、072漂洋过海外国鬼(下) ...
 
  下午六点左右,两个略吃了些点心点了点肚子,就要换衣服出发。
  陈休渊打开自己衣柜,突然扭头对在箱子里翻衣服的赵恣文说:“BOSS,我的警服……”虽然衣服有两套,没了一套还剩下一套。但怎么说自己头一次执行任务,不但躺着回来,而且还弄坏了一套衣服的事情,还是让陈休渊万分郁闷的。
  “去蓝薄荷可不能穿警服,更不能穿军装!”赵恣文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来陈休渊一点常识都没有,“你那不是还有平常衣服在外边吗?”——陈休渊的平常衣服,牛仔裤加T恤……
  陈休渊点头,略微有些遗憾的把衣服塞了回去,“BOSS,我那次出去时穿的衣服呢?不只是当时穿的衣服,还有路上带着换洗的衣服,我看都没在这。”
  “那些衣裳都一路上用来给你压着伤口止血了。”事发的时候,无论是王副队还是当地的那位领导都有些后悔,早知道不让救护车回去了,幸好法医那边也有些急救的用品。
  “哦。”于是陈休渊更郁闷了,原来他毁的不只是身上那身衣服。
  “受伤后都没见你郁闷,听说衣服遭难,你到蔫了。”赵恣文拍了一下陈休渊的脑袋,“放心吧,你这是工伤,找洛神棍打个报告,应该会把衣服补给你的。”
  “我拿到衣服没两天,然后就又要……”陈休渊不好意思了。
  “别总在不该不好意思的时候,不好意思。”赵恣文无奈叹气,“好了,走吧。”谁知道他抬头一推门,却挡在了什么东西上,趁着开门的缝隙朝外一看,洛神棍正用慢动作从地上爬起来,“不是说要到蓝薄荷那边碰头吗,你蹲在这干嘛?”
  “嘿嘿,我看反正也快到和你们碰头的时间了,来回赶太麻烦,还不如在这里等着。”
  “……”好一个“快到碰头的时间”,洛昶林是临近十二点的时候被赵恣文扔出去的,他要是真的一直等在外边就是少说五个小时,“你这么急着执行任务啊?原来在三科你不是该见过不少大场面的吗?”
  “老大,我在三科那是跟在一群人的后边跑腿,大场面只听说过,就算是见,也只是见一个小尾巴而已。现在不才是真正拉起自己的队伍单干了吗?”
  赵恣文一脸鄙视的看着他:“那你既然当领导了,先给手下人点实惠吧。小陈上次秋冬的警服玩完了,连带着警服上的一堆零碎,除了肩章和国安的徽章都没来得及抢救下来,你打报告再申请一套吧。”
  “好!今天回去我就办,三天之内,一定完成任务!”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