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对面相思+番外 作者:江里格江(20)

发布时间:2021-04-13 20:20 类别:现代都市

  “这里有副扑克,这样吧,我们一共8个人,抽数字牌,每局抽到牌面数字最大的可以向数字最小的人提问真心话,或者指定他在包厢内做一件事。大家同意吗?”
  没人有异议,于是规则就定了下来。9张同花色的数字牌打乱顺序,然后开始抽牌。
  第一轮最大和最小被一对损友拿到,数字大的那个当即说:“真心话没意思,这货屁股上有几颗痣我都清楚,我建议大冒险。”
  其他人一顿起哄,最后数字小的人只好气呼呼选了大冒险。
  数字大的人说:“既然不能出包厢,那这样,我们把服务员喊进来,请你对人家说十句不同的道歉的话,嘿嘿嘿。”
  “靠!”
  不过愿赌服输,真当服务员被叫进来之后,这人摆出一副扭曲的样子,跟人道歉,全包厢的人还忍着笑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确实十分好笑。
  特别是最后一句,跟人家说自己是在大冒险,最后服务员一副看外星人的表情看向包厢众人的时候,让所有人在关上门之后终于忍不住狂笑出来。
  许淼也笑出了眼泪,拍拍旁边方宜修的肩膀:“我靠,方宜修,你同学也太逗了。”
  方宜修看着许淼笑得前仰后合,几次靠到自己肩上,心中一软:“他们就这样,你习惯就好。”
  玩了几轮,几次心惊胆战的避开“中奖”之后,许淼终于还是被命运之手选中了。
  牌面数字:2。
  牌面最大的那个人是后来转进方宜修他们班的,跟许淼可以说是素不相识。那人跟许淼一起站起来之后,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问:“呃,这位同学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许淼尽量摆出大方的姿态,道:“就大冒险吧,真心话的话,我瞎编你们也不知道。”
  其他人笑了起来,稍微有点僵的气氛也活络了一些。
  但那位同学还是谨慎道:“这样,这位……许同学是吧,请你一口气喝掉一听啤酒。”
  听完冒险内容,许淼松了口气的同时,有人无趣地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让方宜修尽力忍住了帮喝的念头。
  许淼酒量一般,但在吃饱喝足之后要灌下一听啤酒还是有点难受的。
  “没事吧?”方宜修问他。
  许淼一边忍住打嗝,一边朝他摆手。
  下一轮,许淼抽到了3,刚想松口气,突然发现多出来的那张牌翻开正是2,他只好硬着头皮又站了起来。
  接着方宜修也站了起来:“我是10。”
  许淼看见方宜修目光沉沉,还未从一晃而过的迪斯科灯光中反应过来,就听见方宜修在他旁边说:“许淼同学,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
  方宜修按捺住不受控制的心跳,语气平稳地问:“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许淼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接着目光一缩,躲到边上去:“有。”
  方宜修目光一沉,心中涌现出许多连锁的问题,但还来不及问,就被其他人起哄道:“我们方哥这个问法也太温柔了,要不是我跟这同学不熟,我指定要问问初夜了没。”
  因为许淼这两次抽中都让大家兴致缺缺,又没谁有那胆子问方宜修八卦或者指使他做什么丢脸事,所以这个游戏就这么中止了。
  后面其他人唱歌,许淼喝的那酒的后劲也上来了,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方宜修本想问他要不要回家,因为其他人这意思搞不好要通宵,也不知道许淼是什么想法,但刚凑到对方旁边,他忽然又想起之前那个偶然的“吻”来。
  做贼似的看了眼其他人,见喝醉的倒在沙发上,还活泛的就专注拿着话筒继续鬼哭狼嚎。
  他突然被一种力量驱使着,重新凑到对方脸侧,在那线条清晰的下巴边上落下轻轻一吻,顷刻,温热从接触的地方传到心脏,先前还不够雀跃的心像是被安上了马达,砰——咚,砰——咚,砰咚,砰咚,咚,咚咚……
  许淼嘟囔着伸出手想要拍掉脸侧作乱的东西,方宜修猛地后退了一步。但只是僵硬地坐回原位,脑子里嗡嗡作响。
  我亲,亲上去了……
  这时鬼哭狼嚎的弟兄唱起了新的歌曲。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
  桃花朵朵开
  枝头鸟儿成双对
  情人心花儿开……”
  方宜修木着脸看向屏幕。
  “……啊哟啊哟
  你比花还美妙
  叫我忘不了……”
  他下意识摸了摸嘴唇,突然猛地看了一眼许淼。发现对方还熟睡着,心里又是松了口气,又有点遗憾。
  之前那章结尾太仓促了,重新写了一段,没想到一写就是3千……之前偷懒略过就是想到字数多,一写字数是真的多……不过之后就要端正态度,不坐飞机了,咱慢慢写剧情
 
 
第19章 
  后半夜唱歌的差不佛都唱劈了嗓子,回头看旁边几乎没有清醒立着的人了,也熄了奋战通宵的念头,话筒往茶几一扔,搡搡旁边的人,人往沙发上一躺,包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方宜修随着许淼窝在沙发尾,现下看房间里呼噜声响作一片,他又看一眼许淼睡得不太安稳的样子,就去把伴奏的声音关上了。但显示屏琢磨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关,只好作罢,聊胜于无地把那扰人的迪斯科灯球也给关了。
  此时房间内除了呼吸和偶尔响起的呼噜声,可以称得上安静。别的包间的欢声笑语,如今也清晰可闻。
  方宜修坐回刚刚的位置,却发现许淼在他离开的这么一会儿就变换了姿势,把旁边挨着另一个人的位置空了半拉出来,又把原本在最末的他的位置给占了一半。方宜修一时陷入了为难:又怕挤着他,又怕他睡熟了掉下去。最后看见许淼摇摇欲坠的样子,犹豫半晌,坐回小半个原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