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奶茶王子与花牛哥 作者:香龙血树

发布时间:2015-03-27 21:52 类别:现代都市

都市情缘高干三教九流阴差阳错
 
《奶茶王子与花牛哥》作者:香龙血树
 
文案:
     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
 
讲一个弱智小孩摸爬滚打的爱情故事。
 
玛丽苏小白欢乐文。
 
早先的一个文,好像是写在世博之后。
 
写的不好。
 
想想还是发了吧。
 
文不长
 
是完成文,所以不会坑,每天都可以更。
   
    ☆、无题
 
  俗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人人都能找着自己的爱情。
  不知道这话是不是真的。
  小白是个相貌普通,有点弱智的男孩。
  他能找着自己的爱情吗?
  这个故事从很早很早,奶茶王子还没有遇到花牛哥时讲起……
  ※※※※※※※※※※※※
  汉语大词典说,爱情是男女间爱恋的感情。
  有些人,注定与它背道而驰。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求评,求分,求……%>_<%    
    ☆、楔子
 
  晨风凛冽。
  小礼堂前,人群一阵骚动。
  透过身体的缝隙,小白看见又有人上台。
  “冷吧?”身前,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瞄了眼台口,忽然转身给小白正衣领。
  周围的人转头看来。
  “这孩子,怎么穿了个红背心?”阿姨自言自语,伸手下拉小白的背心。
  女人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小白后退一步,于是身后的人吸气猛一抽脚,小白慌忙说对不起又迈回腿,却踩到了女人的鞋尖。小白狼狈地埋头匆忙自己正了正宽大的黑西装。
  小白不认识那女人,除了几小时前她到他家陪他上车。那时他冻得浑身哆嗦随手在床上抓了件毛背心,没注意到带着红白条纹。
  又一阵狂风挟着尘沙卷来,小白单薄的身体微微一晃。
  他再次抬头看去。
  眼前、周围到处是晃动的人影,像一个个摇摆不定的色块。
  当然,不是人在晃,是小白浑身不停地颤抖。寒冷像另一个世界飘来的冷雾,从头到脚慢慢把他包围,又慢慢渗进脏腑,逐渐剥夺他的意识。
  台上的人还在讲话,可是小白不知道那人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周围的人在等什么、看什么。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喧哗与骚动 没有意义”——对弱智的小白来说,这句话再恰当不过。
  料峭的春寒里,小白感到一阵头晕。
  未来几年,他经常要头晕。
  忽然,轰然一声,人群四下散开。
  小白茫然地呆立原地。
  眨眼间,四下里是黑色的身体,陌生的脸孔说着莫名的话,匆匆而过。
  有人在背后用力挤了他一把,“周部长那面已经点头了……”一个带点山东口音的男声从小白头顶飘过,迅速到了身前。
  小白茫然的随着力道看去。
  “嗯,但现在已经捅到省委了,这可是咱们市要上市的……”一个脸若银盆的中年男人苦着脸走来,话说到一半忽然看到小白,皱眉作了个手势示意对面的人。
  “啊?”身前的人转头向后瞥了一眼,看见了小白。那是个三十出头的圆脸年轻人,戴了副黑框眼镜。
  “听说上面拍桌子要彻查……”中年人等年轻人走近警惕地扫了眼周围压低声音说。
  “张秘书!”远处有人喊。
  “那咱们——我在这里!”年轻人话说一半应声向人群举手。
  于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苗条女人从人群里奔出,抱着几只文件袋匆匆赶到俩人身边。
  “哎呀高书记说你也在这儿呢!正好我就不过去了。”她说着抽出份薄薄的文件袋递过去,抬头瞥见旁边的中年男人脸微微一红,“徐主任……”
  年轻人没有表情的接过袋子,目光却越过女人的肩膀看向中年人,“那怎么弄?”
  “一会儿车上聊。”中年人耳语示意,拍了下年轻人的肩膀。
  “徐主任……”女人插嘴道,三个人说着话走远了。
  小白一片茫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这些称呼、对话的涵义。
  他呆呆地立着,周围的人好像各有目的,他却不知要去向何方。
  “小白——”忽然有人喊。
  小白救星似的望去。
  三辆黑车不知何时停在对面,一个穿黑色套裙的女人立在车边向他招手。
  “小白你上这辆车。”
  “走啦——”身后,有人推了小白一把。小白回头,给他正过衣领的老阿姨兴冲冲地拉起他往前走。
  “周姐你再找别的车吧。”女人说着轻轻挥手,示意老阿姨远离这三辆车,手放下时顺带牵过小白的胳膊坐进车里,呯的关上了门。
  关门那一瞬间,小白向车外看去。
  他只来得及看见老阿姨悻悻的神情,台边蜷曲的黑幔,最后再没能看一眼台上的巨幅照片,车子便突然加速匆匆离去,好像这里的一切都和他毫无关系。
  小会议室里,三个男人分坐在桌子三面,穿黑色套裙的女人立在门边,他们对面,小白背靠窗子,低头缩着肩膀,被四个人审讯般围住对视着。
  “李总出差,过两天就回来了,”右手边的男人塞过一张纸条,“以后有什么事,家里有什么需要,你就跟他说。”
  小白抓住那张纸条,抬头看看眼前——满屋子陌生的脸,没有一个叫得出名字。
  “那就把你送回去?”这是个疑问句,但对面的男人显然并不要求回答,说着向身后招招手。
  桌子左边的男人站了起来,另外两个都没有动,门边的女人向前走来,“来吧——”
  小白犹豫了一下从腾出的空档绕出桌子。
  那是个丰满的女人,三十初头,齐耳短发,快到她身边时,女人突然开口问道,“你妈妈怎么样了?”
  “她还好。”小白轻声说。
  “女人的、小孩的东西留下,其他的都拿走,动作快。”
  小白走进家时呆住了。
  门开着,所有的柜子都打开了,三四个陌生男人一只只柜子一只只抽屉的翻检倒空,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子在他们背后催促着。
  “又一个。”有人从笔记本封套里拽出一张纸,人群背后的男人走上前接过来。然后所有的笔记本都被一一拽开了,翻检着前后夹页。
  小白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
  终于他在小房间里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小于在角落里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你要走了?”
  “嗯,我明天就不来了。”小于扁扁嘴,神色有点尴尬,“我把你家以前给我的东西装上了,别的都没拿……你要看看吗?”
  小白茫然的摇头。
  “今天的菜在案板下边柜子里,冰箱里还有肉,我昨天买回来的,你想着做,别坏了……”小于闷声闷气的说,似乎有点歉意,忘记了小白根本不会做饭。
  小白依旧一片茫然,十分纳闷的看着眼前的人,那是个二十初头的男孩,在小白家一年多了。
  “那,那我就跟他们的车一块走了。”小于最后说,躲开了小白的眼睛。
  他们?他们是谁?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走?小白心里纳闷,却理不出头绪问。
  突然,整幢房子一下子空了,没人跟小白打招呼,等小白发觉,他们早已离开了。
  小白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半晌感到肚子咕噜噜叫起来,终于在床边慢慢坐了下去。
  ※※※※※※※※※※※※
  14岁时,小白有点喜欢邻座的女生,他有点怀疑那就是爱情。可是——                    
  作者有话要说:打滚求评求评求——%>_<%    
    ☆、1赵晓全想XX
 
  半年后。
  寂静的夜。
  “昂……”小白□了一声。
  赵晓全的嘴落在脖子上烫烫的,那滋味让他有几分舒服,却又想躲。
  “别动……”身后的人喘息着说,一只手揽着他,另一只按在他胸腹上用力地抚摸。
  “呃……”小白有点喘不过气,挣扎了一下。
  背后的手立刻施力牢牢按住了他,嘴落下用力吮咬他的肩背,两手同时上下揉捏,让他很痛。
  小白挣扎。
  “小白!别动……”身后的人急切地喊,“别动……小白!”
  可怕的热切让小白呆住了,他从未听赵大哥这么热切的喊过他,这么迫切的需要他。小白于是顺从了,听任身后的人紧紧抱着他,一双手放肆的抚弄他。
  不久,身后有一只手放开了。
  小白感到床有节奏的震动起来。
  他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许久之后,抓着他的那只手也放开了,房间里忽然恢复了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小白听见耳边响起鼾声。
  天刚一放亮,小白蹿出被窝,匆忙地穿着衣服。
  “这就走?”床上,赵大哥迷迷糊糊的问。
  “嗯,我得赶在她出门前回去。”小白提上鞋。
  绕过两条街,小白在花坛边停下来,站在树下注视着对面的居民楼。
  天还没大亮,街上行人稀少。
  不一会儿,蒙昧的晨光下,小白看到一个女人从最右侧的单元口走了出来。
  那女人戴着一只巨大的口罩挡住了半张脸,乌黑的长发裹在一顶洁净的绒线帽里,雅致的大衣下露出半截别致的针织长裙,手里挎一只手包,动作僵直地向前走去。
  小白看了一会,等女人走出大约十几米,悄悄跟了上去……
  十二中学门前,熙熙攘攘。
  小白气喘吁吁赶到时,正好赶上午休。
  小白略一犹豫,逆着人流走进校门,刚好几个女生这时迎面走出。
  小白眼睛一亮,“娜娜姐!”他急忙招呼。
  “——吆小白来上课啦,这都吃午饭啦!你才来上课啊!”马上有舌尖嘴利的女生抢白。
  周围响起一片笑声。
  笑声里,娜娜轻蔑地斜睨小白一眼。
  小白顿时脸一红低下头去。
  “怎么?就认识娜娜姐?我们都不认识啊?”又一条大嗓门。
  “露露姐……欢欢姐!”小白红着脸招呼。
  周围哄笑一片。
  “瞅,小傻子又来啦!”“小傻子喜欢娜娜,小傻子追求娜娜呢。”女生身边,几个男生高声起哄。
  小白顿时满脸通红。
  小白似乎一直都有点傻,如果不是因为家里多掏了很多钱,他根本不能来这里上课。不过这些小白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同学们个个都很聪明,所以小白一点也不介意他们笑话他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