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千年恋之冷葵花GL 作者:数学诱惑

发布时间:2014-10-02 18:21 类别:GL百合

情有独钟穿越时空宫廷侯爵前世今生
 
文案
1世纪的文艺理工科高材生郁秋最近总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号外号外:本文正文及番外均已完结。节日特别篇这个可以有!)
“与佛有缘?”……
“大师?大师……”,
禁不住好奇去玩盗墓,然后…然后居然就穿越了!
可是穿越的方式好像不太对,
冷葵花公主?
如何在这雷人的穿越情况下顽强活下去并抱得美人归?
当文艺理工女穿越遇上霸道冰山公主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秋(郁风),慕愁湖(慕冰清) ┃ 配角:保密 ┃ 其它:千年之恋,数学诱惑
==================
 
  ☆、缘起
 
  20岁的理工科高材生郁秋,初入大学的两年之内不断的从一个专业换到另一个专业,但是在这所全国著名的高等学府里还是没有一个专业能留得住她,天资聪慧如她,郁秋从小有个兴趣,那就是看电影,后来衍生成想拍电影,想成为电影导演。
  郁秋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东北人,拥有好几家轮船公司,母亲是新疆人,是一名外交官。郁秋家里的富裕程度可以用旁人的‘土豪’来形容,不过,人家是真豪,一点都不土。
  郁秋考上全国闻名的高等学府是完全靠自己实力的,因为这些对于郁秋来说很轻松,当然,如果走‘钱径’的话也相当轻松,没错,郁秋就是传说中有钱、有才、又帅的...女子。
  郁秋是个兴趣广泛的人,除了精于各种理工学科理论技术,对于文学、艺术也是颇有兴趣和研究。
  最近郁秋总在做一个梦,梦到一个古代女子,年龄跟自己相差不多,古代的背景…郁秋只是觉得可能是最近自己闲的古装电影看多了?
  郁秋有个旁人不知道的秘密,在17岁那年郁秋突然发现自己对女生感兴趣,以大众的眼光来看,176的身高,有线条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清秀姣好的容貌,除了一头利落的短发和简单的着装外,郁秋就是个标致的美人。
  记得,17岁那个花儿一样青春的年纪,当别的女孩子身边都伴着帅气的男朋友时,郁秋的身旁却围着一群可爱的女生,不过刚开始郁秋真没觉得自己有喜欢女生的倾向,可是,不知不觉中...郁秋发现自己竟然对其他女孩仰慕的帅哥完全没感觉,倒是对那些男生倾心的女神很感兴趣。
  刚开始郁秋发现自己的不同后,有些纠结,但是随后也就任由自然发展了,加之郁秋本身习惯简单的打扮,所以外表帅气不输男生的她居然收到很多女生的主动交往请求,郁秋也不拒绝,只是把这些当成普通朋友,每天饭点都有女生邀约郁秋一起吃饭,每天放学都有女生等郁秋一起放学回家,一路谈天说地倒也不孤单,内容也只是谈论文学和兴趣爱好,当然,那些表白的都被郁秋委婉的拒绝了。
  直到前不久,郁秋才明确自己是喜欢女生的,事实是郁秋对周围或帅气或有才气的男生都提不起任何兴趣,每天都有女生一起相伴着散步、谈天,确实感觉很不错。但是郁秋还没跟家里人说过自己的情况,倒不是担心家里人反对,在郁秋眼里,父母都是很开明的人,平时很少约束她的,而且郁秋有信心说服自己的父母,只是郁秋是打算找到一个自己理想的女友之后再跟家人坦白。
  复式豪宅客厅内的沙发上,郁秋端坐着正手拿着一本《大清故事传奇》看得入神,表情严肃且投入,郁秋对传奇、风水、玄学之类的文学十分感兴趣。
  其实在不久之前,郁秋厌倦了理工科的公式和计算,去国家图书馆找了些关于历史、传奇的书来看,郁秋觉得这些书中的故事比数学书上的定理、推论有意思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定理、推论太容易证明,而这些传奇故事太不可思议。
  郁秋的母亲张靖十分了解宝贝女儿的想法,但也是无可奈何,因为郁秋天资过人,所以对那些她能轻易实现的都不感兴趣,倒是这些具有传奇色彩的文学十分吸引她,张靖还曾指望郁秋成为科学家并继承她爸郁正宇的公司...
  “妈,舅舅是不是还在新疆吐鲁番?”郁秋突然抬起头放下手中的书问道,
  “是啊,你舅舅还在那里做生意,怎么突然想起那儿了?”张靖不知道宝贝女儿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妈,我想过两天去找舅舅,让他带我在那玩玩…”郁秋一脸正经的说,
  “玩?这些天你从学校回来不是窝在你房间里看书就是窝在家里一直看书,也不出去走走,老实说,宝贝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张靖笑着说道,因为张靖觉得郁秋绝不是想去玩那么简单,
  “我…最近看的一本书里写的很有意思,所以我想去那里看看,据说那里现在还有很多古墓”郁秋认真说道,
  “哦?不是因为你想去两人秘密旅游?”张靖依然笑着问道,
  “两人、秘密旅游?什么两人?”郁秋有些疑惑不知道母亲话的意思,
  “那个天天下午都会来找你的女生啊,我看到好多次了…你放心,爸爸和妈妈不封建,也不会干涉你的幸福”张靖语气平静的说着,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我们不是…”郁秋努力辩解着,一来那个女生郁秋确实只当是普通朋友,二来郁秋还没打算正式坦白,
  “好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乖女儿陪我去逛街,出去走走,别在家里闷着,我担心你闷出毛病~”张靖说着拿起外套走到门口,笑着看着郁秋,
  “妈,我陪你去逛街,你就答应我去找舅舅?”郁秋狡猾的问道,
  “好~~”张靖点点头只好答应这个宝贝女儿,
  郁秋的爸爸郁正宇的公司分布在全国各大城市,所以郁正宇经常在外地管理各大分公司;而张靖也是特意为了照顾情绪不佳的郁秋才请了假从外地赶回家陪宝贝女儿几天,外交官的工作也不轻松;平时郁秋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虽然家里曾有管家,但是郁秋更喜欢没有约束的自由生活。
  郁秋人陪着张靖漫步在人声热闹的大街上,郁秋心却还在想着刚才书中读到的内容:维吾尔人死后,他们的尸骨被埋到地底下约三、四尺深的坟墓里,坟墓外雕塑着神情威严、形貌奇特、虎爪豹牙的神兽,也就是‘镇墓兽’,这样死了的人就被镇住不会再出来扰乱活在世间的人了。
  “小秋,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接个电话”张靖说着拿着手机转过身走向街边相对不嘈杂的地方去了,郁秋点点头,停下脚步,继续回想着书中所写的,
  郁秋此时正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中央,身旁是川流不息的逛街的人们,突然郁秋有那么一种感觉:一种恍惚,好像突然之间自己与世隔绝了…
  突然一个僧人模样的人走到郁秋面前停下了,僧人两道长长的白眉垂挂在脸侧,身上有些褶皱的袈裟飘然,手里正端着一个金钵,一脸泰然,郁秋正想开口问这位大师为何走到自己面前停下了,
  僧人先开口说道“施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唯有参破红尘,才能超脱痛苦”,
  郁秋听了顿时心生疑惑,“大师,我不懂你的意思……”
  僧人淡然一笑,双眼深邃,语气缓和解释道“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色’,可是这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如果你要执着于某件事或偏爱某个人,那就是‘苦’,如果你心里有了‘苦’,自然会迷失你的本我”。
  郁秋认真听着,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这些,她很感兴趣,可是又觉得不可思议,于是郁秋只好做一个不耻下问的人,继续茫然的问眼前的僧人“大师,你究竟想对我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僧人注视着郁秋的眼睛,脸色依旧淡然嘴里念念有词“爱、恨、情、怨、贪、恋,全是心中的魔障,郁施主切记,切记!有缘再见,老衲先告辞了!”说完,僧人随即返身离去,
  郁秋看着僧人一步步走远,耳边又恢复了嘈杂声,心里疑惑着,回味着刚才大师的话,郁秋突然觉得震惊“大师怎么知道我姓郁?大师不像是个糊弄人在街边摆摊算命的神棍啊..大师...大师?”,郁秋再想找寻大师却连影子都没了,
  郁秋有个习惯就是思考难懂的问题时,喜欢抚着自己的额头,就像是宿世的积习一样,这个习惯自从郁秋意识到后一直都有,也没想过去改。
  郁秋站在大街中央,望着僧人离去的方向抚着额头发呆,心中若有所思,
  张靖接完电话走回来,看到正在投入思考,表情却发呆的郁秋语气缓和的说“我后天要回去工作了,明天就送你去吐鲁番玩,怎么样?”,
  郁秋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还在思考着刚才的僧人和僧人对自己说的话,
  张靖继续拉着郁秋逛街淡淡说道“你说你,出国游,你不去,海岛游,你不去,出海游,你还不去,非得去天气干燥,热的不行的吐鲁番玩,天天就知道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文学”,
  “妈,你不说不干涉我的幸福吗?”郁秋撇撇嘴说道,
  “呦,选择去哪玩都是你的幸福了,你这孩子,说真的,你考虑过继承你爸爸的公司没?”张靖试探问道,虽然她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和性格,但是还抱着有劝说余地的期望,
  郁秋一听,知道老妈又开始旧事重提了,从自己16岁开始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就没少给自己灌输商业知识,生意经验,可是自己却偏偏对这些不感兴趣,郁秋微皱着眉头“妈,说多少次了,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再说我以后会做我感兴趣的事,爸爸不想干的时候可以卖掉公司,反正家里也不缺钱了”,
  张靖叹了一口气“傻孩子,爸妈又不是让你去赚钱,你爸爸的公司势头现在那么好,应该继续经营下去,而且以你的头脑完全可以胜任,甚至可以做到比你爸爸更强,你爸爸对你可是寄予一片厚望啊…”,
  郁秋挥挥手表示不同意“妈,说好的出来陪你逛街,你又开始教育我了…”,
  张靖觉得自己的宝贝女儿还真是跟她爸郁正宇一样有个性,有股倔强的劲,要是宝贝女儿也有她爸那投入商业的心思就好了,张靖之前不知道劝说郁秋几百遍了,其他的事张靖都迁就着女儿,可是谈到郁秋的未来,张靖可不想任由这个女儿胡闹。对付聪明的女儿还不能强硬不能直接,所以张靖一直是迂回巧妙的劝说,但是好像每次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张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展开了笑颜说道“对了,你舅舅好像正在吐鲁番做着外贸生意,虽然你现在对经商还是很有抵触情绪,正好这次去找你舅舅带你玩,相信多呆几天看看你舅舅是怎么经商的,希望你回来后有所改变…”
  郁秋听了这话感觉更无语了“妈,我不喜欢经商,我喜欢拍电影,我对艺术、文学感兴趣,对经商不感兴趣!再说经商的大都是耍滑头,是奸商!”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爸爸和你舅舅都是奸商了?你这孩子!”张靖假装脸色不满的瞪着郁秋说道,不知道这宝贝女儿什么时候能有点社会觉悟。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新文了,这个构思了很久,
  十多年前看过一本小说《葵花公主复活记》,本文就是基于这本小说改写的,
  作者十多年前还是蛮喜欢这本小说,觉得有必要来个gl版的,所以就写了。
 
  ☆、好奇
 
  第二天,张靖收拾好两人的行李,买了两张机票,就带着郁秋去找了她大哥张钟山,张钟山就是郁秋的舅舅。
  张钟山听了张靖的来意,脸色有些沉重起来,他一边抚着有些长的胡须,一边在客厅内走来走去,慎重的对张靖说“妹子,不瞒你说,我做的这外贸生意可不单纯是跟外国人买卖葡萄、瓜果…”
  张靖见大哥表情严肃,心里起着疑惑,这些年确实不知道大哥还留在这里做着什么生意,“大哥,究竟有什么不能说的,这里没外人,你不妨直说吧”,

下一篇:谁的心意 未曾远离 作者:Ningen豌豆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