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营养过良 作者:芥菜糊糊

发布时间:2021-05-03 20:53 类别:玄幻灵异

欢喜冤家甜宠搞笑小甜饼HE
 
  文案:
  钟熠在厕所里撞见了个正在吃猫罐头的少年
  钟熠在厕所里遇见了个正在干饭的年轻人。
  是他即将开拍的新戏的另一位男主,清冷黑发美少年,他正拿着把勺子,专注地在吃着一盒……猫罐头。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语塞。
  钟熠沉吟半晌,然后得出结论——害,娱乐圈的年轻人嘛,这估计就是那种饮食障碍,类似于异食癖的心理疾病吧。
  容眠:”你要怎样才能帮我保守秘密?”
  钟熠:“没事儿哈,我就全当没看见,戏到时候好好演就行。”
  容眠:“我不信你。”
  钟熠十分头疼:“那你……给我随便表演个才艺吧。”
  男孩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钟熠就看着容眠低下头,伸出手,慢吞吞地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
  (——其实只是为了展示尾巴)
  痞里痞气脑洞很大的攻 X 只想干饭的弧长小美人受
  钟熠X容眠
  受的原身是小猫咪,设定是部分动物在情感经历巨D波动的时候就会拥有变成人形的能力。
  攻以为受是行迹放浪见人就脱裤子的演员新人,事实上受只是一只每天都在努力赚钱买鱼鱼吃的打工咪。
  标签:小甜饼 欢喜冤家 搞笑 甜宠 HE
 
 
第1章 勺子
  年末的时候,钟熠接了个双男主的剧。
  在同期的本里算是很出彩的,角色也很不错,但是这两年双男主的风险大,尤其是另一个男主还没定好的时候,团队自然不敢轻易去接的。
  结果趁着团队还在斟酌的时候,钟熠偷偷摸摸地把本儿给读了,然后他大半夜的联系了导演,自己做主给接了。
  第二天经纪人气得直掐人中,钟熠有条有理地给她分析:“您看啊,我演过盲的也演过傻的,就是没演过整整半部戏都腿瘸着的。”
  “这角儿好啊。”
  他说,“别人吊着威亚拍打戏累死累活,我只用坐着在那看着,多舒坦啊。”
  后来主演敲定完官宣,开机前半个月,导演刘圆丰弄了个局,请主演们吃了顿私房川菜。
  二月底的时候年味正浓,包厢门框上挂了红红火火的辣椒串,水族缸里还游了几条喜气洋洋的孔雀鱼。
  除了一位没来的老戏骨,钟熠算是这一桌子里咖位最高的,加上他年末刚刚又拿了奖,大家谈论的话题免不了都往他的身上落。
  钟熠有点头大。
  ——他馋眼前的那一锅毛血旺馋得眼都快绿了,结果光是接话就接了半个小时,半天吃不上一口热乎饭。
  于是最后他干脆把话题一转,引到了刘圆丰的小女儿身上。
  刘圆丰最疼他那个六岁的宝贝女儿,立刻拉不住闸,摸着滚圆的肚子,开始乐呵呵地说他女儿前一阵子刚上小学,是如何如何在国际学校里和印度外教学了一口咖喱味儿的英语。
  钟熠也终于如愿以偿,把筷子落在了面前的那一份毛血旺上。
  结果夹的第一口黄豆芽就是凉的,钟熠只能叫了服务员,重新把小锅底下的火点上。
  十分钟后,几口热乎的鸭血下肚,烟雾缭绕之间,钟熠终于抬眼,瞥了眼对面那个安静坐了两个小时的男孩。
  是这部剧的另一位男主,一个脸生的年轻男孩。
  黑发柔软,下巴尖睫毛长,露在宽大卫衣外面的脖颈清瘦而白皙。
  也确实挺适合他这次的角色,和钟熠即将饰演的警察不同,这男孩的角色设定是个清冷的高中生,确实需要张干净的脸来演。
  ——只是不知道是这小孩儿是提前一个月先入了戏,还是实在太年轻了点儿,脸上的那点冷淡连藏都不愿意藏。
  打进了这个包间的那一刻起,除了最初的自我介绍和问好之外,这个叫容眠年轻男孩就没有再张口说过哪怕一句话。
  倒还真不是他们故意挤兑人家小年轻怎么的,而是这小孩自己吧,从来没有尝试着融入所有人的对话。
  他微微垂下眼睫,手指蜷缩在卫衣宽大的袖口里,好像有点怕生,又好像十分警惕,一直坐得僵直而拘谨。
  就连桌子上的饭菜,他也是一筷子都没有动过。
  他只是偶尔会在大家谈话的间隙中侧过脸,看向不远处的水族箱,不错眼珠地望着里面游动的鱼出神。
  “这个容眠吧,听说是个去年走红的小网红,总共就拍了一个网剧。”
  沈妍偷摸着对钟熠说,“但是他这回这个角吧,听说别人连试的机会都没有,好像是刘圆丰的熟人还是怎么的,直接就给了他。”
  “不说演技怎么样,脸长得难得有灵气,是真精致。”
  她拿水涮着鸭血上的辣油,惋惜道,“但是要是一直是这种高傲- xing -子,这以后估计有机遇都把握不住啊……”
  “妍姐。”
  钟熠说,“鸭血再涮就要散了,放过它吧。”
  整整两个小时一直在用白水涮掉每一道菜上的红油,沈妍手腕子早就酸得不行了。
  “我能怎么办啊。”
  她苦着脸用筷子敲了敲碗边,“这一桌子香归香,就是我这张脸碰不了辣啊——诶你不之前来过这儿次吗,就不能给我推荐点能入口的?”
  钟熠笑眯眯:“开水白菜。”
  沈妍和钟熠搭过两三部戏了,俩人私下交情一直不错,于是沈妍也没和他客气,直接一脚就往他腿上呼。
  钟熠不紧不慢地错开了身子。
  “——他们家红糖糍粑不错。”
  玩笑点到为止,钟熠慢条斯理地重新开口,“糍粑外脆里糯,但最绝的还是配的热乎的红糖汁儿,调得温热浓稠,干喝都香,蘸着皮皮虾都好吃。”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