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何安天下+番外 作者:一品淙淮(上)

发布时间:2021-04-23 20:27 类别:玄幻灵异

年下成长玄学史诗奇幻
 
文案:
神力通天的主神可安天下?
神界的至尊可安天下?
权利与欲望的争斗、家国情怀的纠缠、忠诚与应变,挚爱与牺牲。
一个少年国破家亡,先后师从神界的三君,又得到主神安定天下的嘱托。
他是复仇还是忘怨?
他是守护救命的恩人,还是追随嗜杀成- xing -的师父?
一个一个国家面临覆灭,一个一个- yin -谋不断暴露。
最后的少年可得到了家人围坐,灯火可亲的温暖?
 
内容标签: 年下 成长 史诗奇幻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雨末,月影 ┃ 配角:迎风,无念,屏遥,锦伦,赤狐,明震,明霜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个温情少年的成长 
立意:放下怨念,珍惜眼前人;心存良善,温暖身边人。
 
  ☆、偷生
 
  “父亲,末儿也要去击杀敌军!”
  “末儿!”敬王将自己腰间的佩剑递到末儿的手中,满眼的怜爱,满脸的不舍,“末儿,你要保护好你自己!”敬王强忍着悲恸,继续道:“末儿,待你弱冠之年,本要给你取字不忘,你要记住你的命是娘的命换来的,你虽一天不得娘亲哺育,但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末儿,不忘!”
  敬王最后摸了摸末儿的头,又捏了捏末儿的臂膀,万般不舍下转身向外走去。
  “父王,父王!”末儿紧紧握着父亲的佩剑,呼唤着父亲。
  “末儿哥哥!醒醒!醒醒!”少年被惊醒,猛地坐了起来,看着身边两个圆圆的小脑袋。
  “末儿哥哥,你真的是个王子吗?”其中一个圆圆的小脑袋凑到末儿脸前,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叫末儿的少年放下了遮挡阳光的手臂,重新靠在磨盘的碾子上。
  “安然,我刚才梦里都叫了谁?”末儿抽出腰间的一根竹杖,在手中摆弄着。
  “父王!还有二哥!”
  末儿闭着眼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梦里,梦里的场景很是骇人,血雨腥风里有亲人惨死,尸堆成山里是自己苟活。末儿常常从噩梦中惊醒,他多希望那只是一个梦!
  “末儿,别怕,有我!”末儿抹了抹眼泪,握紧了二哥的手一路疾跑。跑过两条街道,迎面一队铁骑杀来,行人瞬间倒下了一片,二王子用后背护着幼弟抵挡了一阵,铁骑却不愿纠缠,策马向前继续砍杀。二哥带着末儿闪转腾挪,冲一阵杀一阵,终于来到了城门。城门周围尽是守城将士的尸体,层层叠叠摞在一起,来到城外更是尸横遍野,逃往城外的人还在被留下继续围城的骑兵不断斩杀倒下。
  天色已经大黑了,借着黑夜的掩护,二哥拉着末儿慢慢的向外摸去,匍匐着身子躲在尸堆的后面瞅准机会就往外挪动,但是要越过围城敌军的包围谈何容易?
  “末儿!”二哥指着远处一片树林,“一会,往那跑!记住,别回头,一直跑!”
  从城门中又冲出数人,一对骑兵马上冲了过去,二哥立即松开末儿的手,起身朝另一方向冲去,吸引周围剩余的骑兵朝他追去。在两队骑兵之间,闪出了一条空隙,二哥用自己的命为末儿在紧密的围城阵中撕开了一条生路。
  末儿紧咬牙关,狠抹了一把眼泪,朝二哥指给自己的方向跑去,用尽全身的力气,可刚跑了几步却突然被绊倒重重的摔了下去。
  “娘说,你是从雨国里逃生出来的,还说你是雨国的一个王子。但爷爷说你是个小神仙,因为你长得跟送你来的神仙哥哥越来越像!”神仙哥哥,末儿嘴角扯起一丝笑意,脸上浅浅的两个梨涡暖暖。
  晨曦中,末儿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浑身都痛,周围一片死寂,想爬起来,却突然听到马蹄声响,出于本能末儿赶紧又匍匐趴下,周围都是尸体,末儿紧咬嘴唇,忍住恐惧不敢出声。
  马蹄声渐近,马上那人好似发现了什么,在靠近雨末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是翻身下马的声音,末儿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自己的背上,接着把自己的胳膊挑了起来,再接着划向了压在末儿胸口下面的宝剑。
  “不可以!”末儿横下一条心,两手紧抱佩剑,用身体护住。那人吓了一跳,向后一避,然后突然举起手中的长刀向末儿劈来。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道白影飞了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接着又是一道白光将长刀打飞,须臾功夫一手拉起末儿送到马上,一手收剑入鞘也飞身上马,一骑绝尘而去。
  马行了一阵,到了一处山林边,白衣青年扶末儿下马,然后弃了马,背起他钻进山林。末儿趴在白衣青年的背上,这感觉好熟悉,可眼前之人明明不曾见过。
  白衣青年背着末儿来到一处溪水边,将他放下,取了些水给雨末喝,又浣洗了他沾满血迹和泪痕的脸。暮色中悲伤疲惫的雨末依偎着白衣青年,轻声道:“神仙哥哥,谢谢你救了我!”
  那神仙哥哥白衣玉冠,相貌清雅绝伦,眉目如画,眼神平静如水,尽是温柔的颜色。神仙哥哥没有做声,只是怜悯的盯着末儿看了一会,又将他搂进怀里,用自己的温暖帮助他抵御黑夜的寒冷。
  “安冬,那小蛇你还养着?”末儿看到另一个顶着圆圆小脑袋的小孩腰间布袋里似乎有东西正在蠕动,急得一把扯过布袋抖起来。
  “末儿哥哥,小青很乖的,你还给我!”安冬个子很矮,站在石磨盘下,伸长了胳膊也够不到末儿举在胸前的小青蛇,急得跳着脚往石磨盘上爬。
  “末儿哥哥,我们把小青烤着吃了吧!”安然坏笑着,抢先跳上磨盘也去末儿手里抢小青蛇。
  末儿手上竹杖一翻,将已经爬上磨盘的安然掀了下去,又一杖打在安冬的小手上,“都别抢,养着不行,哪有猎人猎到什么都养起来的道理?吃了也不行,吃了这小青蛇怕安冬晚上又要气的尿床了!放生!走!”
  三个少年彼此追逐着跑出林间的小院,沿一条清溪逆流而上,来到一处清潭前,末儿跨步跳上一块比磨盘还大的高石上,又将小青扔给安冬,“给你,道个别,放了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