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不凡之物 作者:西方经济学

发布时间:2021-04-27 22:11 类别:现代都市

豪门世家都市情缘业界精英
 
  文案:
  九山霍家霍老九,北城真正的大人物,霍家独孙,霍氏唯一继承人,因少时遭了一场意外,心理扭曲,- yin -晴不定,而且还染上了一个怪癖。没人知道他那怪癖是什么,直到有一天他当众扒下了一个男人的衣领,看到了男人脖子上那一抹火红色的胎记。
  霍境:真漂亮。
  贺青:谢谢。
  霍境:但没我给你咬得漂亮。
  贺青:……
  -
  大学老师贺青,秉- xing -谦和,温文儒雅,高岭之花一般的人物。因家中突遭变故,需要一大笔钱救命,那个只见了他一面的男人出钱帮了他。
  贺青:虽然我收了你的钱,但有一件事我不会做。
  霍境:什么?
  贺青:我不会做饭。
  -
  霍境和贺青的事情,本也就是霍境花钱买了一乐子,北城富二代圈子里常见,更何况霍境是出了名的无情,众富二代们都没把这当回事儿,和往常一样请霍境喝酒玩乐,却被霍境一一拒了。这个霍老九带着贺青滑雪逗猫,潜水钓鱼,贺青饿了他做饭,贺青病了他陪着去医院。给贺青备课,帮贺青处理麻烦,贺青想要什么他都给,贺青要做什么他都陪。
  众富二代:……这到底是谁花钱买的乐子?
  -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出自《Anthem》】
  贺青是裂痕,也是霍境的光。
  外热内冷高岭之花受VS冰冷偏执财阀攻,清净CP与您相约晋江文学城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青、霍境 ┃ 配角:楚珊,贺瑜 ┃ 其它:西方经济学
  一句话简介:你身上有我的味道
  立意:任何伤口都会被抚平,任何伤痛都会过去,未来明媚美好~
 
 
第1章 (在脖颈上,一抹红色的胎记...)
  “救救哥哥!”
  漫天的白雪纷纷扬扬落下,呼啸的寒风把火焰吹裂,狭窄的视线内,车子疾驰而去。后视镜上,少年模糊的笑容和脖颈间那一抹红消失在铺天盖地的白雪之中。
  “嗡嗡——”漆黑的房间里,手机震动声音响起,霍境睁开了眼。
  “喂,阿境,我今天在白鹭会所攒了局,陈景和邵博他们都来,你也来吧。你都回国一周了,大家还没聚聚呢,就当给你接风了。”
  游卓洋语速飞快,雀跃中还带着紧张,生怕他没说完话,霍境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在他说完后,电话那端并没有回答,一阵电动窗帘拉起的声音响过后,才听到男人的低沉微哑的声音。
  “嗯。”
  “好,那我挂了。”
  游卓洋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挂断,游卓洋心有余悸地摸了摸活蹦乱跳的心口,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听刚才霍境的声音,好像是在睡觉啊。霍境精神不稳,常年吃药控制,失眠也十分严重,他竟然打电话把他叫醒了。要是他在霍境身边,估计有十个游卓洋都不够他撕的。
  “游少!”
  从- yin -沉的电话声中回神,音乐的热浪再次带起了游卓洋的感官。游卓洋现在在另外一个场子上,听到有人叫他,他挥手走了过去。
  这是一家高端会所顶楼,包厢内灯红酒绿,音浪躁动,男女在舞池中扭动,都是北城的富二代。侍应生们站在一旁,小心细致得伺候着。
  “啊!”站在卡座前的侍应生耳朵被卡座上的男人揪了一下,疼痛让他回神,看到卡座上的男人,侍应生眼睛里满是紧张,叫了一声:“何少。”
  这边的卡座只坐了两个年轻的男人,一个气质儒雅温和,一个气质嚣张乖剌,两人打扮不俗,长相也格外出众。那个儒雅温和的,是陈氏集团总裁家的二公子,而那个嚣张乖剌的,则是何氏集团总裁独子。
  拧他耳朵的,自然是何家大公司何岩。
  “看游卓洋看得这么出神干嘛?”何岩手没松开,侍应生的耳朵被揪得通红。
  侍应生被他揪着耳朵,身子也靠在了卡座上,眼神求饶地看着何岩,老老实实道:“我没见过游少跟谁打电话这个样子过……”
  游卓洋,北城游家小少爷,超级富二代。在富二代圈子混,也要看富二代的家世的。要说北城游家,那在北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侍应生说着,何岩手上的动作加重了些,眼看着侍应生就要疼哭了,旁边陈景皱了皱眉,提醒了一句。
  “何岩。”
  陈景一开口,何岩松了手。侍应生赶紧起身,感激地看了一眼陈景。
  何岩送开手后,斜眼看了看陈景,话却是对侍应生说的:“你知道他是跟谁在打电话么?九山霍家霍境,听说过没有?”
  听到霍境的名字,侍应生的脸色随即一变。
  九山霍家,北城最大的家族,根基深厚,是其他一些家族所不能比的。霍家现在的家主是霍氏集团的董事长霍昀儒,而霍境则是霍昀儒的独孙。霍境的父亲,也就是霍昀儒的独子,在霍境很小时就去世,他的哥哥霍铭也在他成年前遭遇意外丧生,也就是说霍境是目前霍家家主下一代的唯一继承人。
  霍境显然是比着游卓洋等家世更为煊赫的存在,但侍应生变了脸色,完全是因为害怕。
  这个霍境在他哥哥遭遇意外去世后,精神就不太正常,传言说他还杀了人。后来霍家为了家族稳定,就把他送去了国外养着,没想到现在竟然回来了。
  旁边侍应生被吓得脸色苍白,何岩看着战战兢兢的小侍应生,邪邪地哼笑了一声。
  “害怕啊?”
  卡座上除了何岩,还有霍境的好朋友陈景,侍应生就算害怕也不敢说实话,他小心看了一眼陈景,道:“不是……”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