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挽花离草 作者:杨不晚

发布时间:2021-04-10 12:47 类别:古代架空

江湖恩怨边缘恋歌
 
  文案:
  绝世名剑重出江湖!
  居然是那个杀了自己亲娘的贱人的儿子!
  两人的相遇早已在计划之中。
  报仇?可他为何次次都要舍身救下他?
  一个是温润如玉却手段狠辣的商贾巨头,
  一个是刚毅正直却不善变通的武林盟主。
  他们之间究竟会如何……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遗香,颜清玉 ┃ 配角:何少清,卫敛池,秋素衾,徐吟风 ┃ 其它:
  ==================
 
 
第1章 引子
  颜清玉,颜家少主,才貌出众,经商有道,年仅十八岁,便在掌握颜家大权的两个月内,使同行商家举步维艰,颜家一族以春笋破土之势迅速垄断了布匹、香料、药材、盐运四大市场,成为当朝首富。天朝地广物博,大大小小的商会数不胜数散落各地,颜家身处江南却依旧成功地胜过当时较大的两家商会——- yin -山□□哈和断金唐家,成为商会之首管理商盟之事,其余商会只好唯他马首是瞻。
  要说这颜清玉是一个商界传奇,那当朝的另一个传奇,则是新上任的武林盟主——温遗香。
  当年名匠荣钦寻得两块稀世南海玄铁,铸成两把绝世之剑——挽花、离草。恰逢战乱,两把名剑都不知所踪。而三个月前的武林大会上,温遗香不过区区弱冠,却手持挽花,一连击败众多武林豪侠,在所有人的惊叹中坐上了新一任武林盟主的位子。
  说来也奇怪,这挽花剑自战乱遗失后便再没有在江湖上露过面,这一出现便使得这弱冠青年一时间声名大噪。大家对温遗香诸多猜测,认为他做武林盟主做不了多久就会被武林中人讨伐下来。然而这个青年,仅一月有余,便在武林中获得极高声望,并且再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于是众人尊称他“挽花公子”。
  挽花公子,一剑挽花。
 
 
第2章 月华楼
  月华楼,朗月高照。名为梅音的雅间里传来两人的对话。
  “在下不胜酒力,怕是醉了。”音色温润如玉,像是带着和煦春风一般。
  “颜公子哪里的话,生意人哪里会没有好酒量!这才几杯下肚,您就醉啦?哈哈哈,满上满上!”说话的人正是当朝礼部尚书,赵书廷。
  “赵大人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上周朝廷下了千匹上好布料的订单,我染彩阁的工人已经连续工作好几个夜晚,柳絮一个人盯着我实在放心不下。”原来这就是那个年轻有为的颜家少主,他客气起身,向对面的赵大人拱手作揖,“大人您也是知道的,这朝廷等着找我的茬,千匹布料要我颜家在三周里交出,真是为难在下。我染彩阁虽说不乏能工巧匠,可这纺织染色的精细活儿,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朝廷问罪下来,我颜家区区一介布衣,到时候可怎么担待得起……”
  颜清玉这边似乎相当为难地说着这么一大堆话,那边年过半百的赵书廷眼珠子却一直滴溜溜地在他身上来回游走,一边表面例行公事一般地随口附和着,一边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长身玉立在烛火摇曳之下的青年。传闻他做事雷厉风行、手段凌厉,而眼下看过去,不过是一名清秀俊逸的公子哥,月白衫子更衬得他肤色如玉般温润细滑。
  “怎么是为难呢,颜家布料自新帝即位起就作为御用布料至今,颜公子这话太谦虚了。我赵某还不晓得染彩阁的实力么?别说上千匹,就是上万匹,有柳絮这个左膀右臂,您还怕什么?”说着便抓过颜清玉的手一把把他拉到跟前,心里喋喋称赞,这皮肤细滑如女人,一把年纪的赵书廷愣是将他扯到踉跄坐下,“这柳絮又是您一手带上来的人,能力不用猜也知一二,染彩阁的事您就交给柳絮忙活,咱们啊……好好喝喝酒,也不枉费老夫这么久以来在新帝跟前提携颜家……”说着便贴着颜清玉坐下,端着满满的一杯酒,一个劲儿的往他嫣红的嘴边凑,龌龊心思已经昭然若揭。
  “赵大人……”颜清玉看着这姓赵的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靠,现在居然不要脸地凑过来了,心里直恶心,倒也不怕他再继续,一旦出什么状况,他袖中的云丸也不会徒留在他手中。况且这月华楼早安排人在雅间外,他敢动手脚,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袖中的云丸还未运力弹出,包厢的门却被人撞开了。
  一名英挺的青年携剑走入,剑出鞘,直指那不要脸的赵书廷的咽喉,吓得刚刚还一副- yín -邪嘴脸的礼部尚书马上屁滚尿流地跪地求饶。
  “我呐……就看不惯一些想吃天鹅肉的又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的癞蛤蟆。”剑尖沉沉的点在赵书廷的肩头,青年厉声道:“还不快滚!”
  那赵书廷再不敢回头看颜清玉一眼,连滚带爬地出了包厢。
  青年收剑入鞘,颜清玉闻到他身上的一股特别的沉香味儿,暗自将云丸收回袖中,起身作揖:“多谢兄台仗义出手,只是……”他皱起眉头,一脸无奈困惑的模样,“得罪了朝廷中人,让我以后这生意可就难做了……”
  “在下刚刚也是路过门外听到那人叫你‘颜公子’,好奇之下才多看了一眼,见那人靠你那么近又一脸猥琐不像个正人君子才莽撞冲进来,如果真是因为在下导致公子生意失败,那温某在这里赔不是。”青年低头,拱手做礼,而后又抬起脸来戏谑一笑,“不过话说回来,江南一带的颜家,应该不会怕朝廷动手脚吧?”
  “你!”颜清玉兀的脸一红,随即也笑了,“温大哥取笑我了,我颜家不过就是个生意人,哪儿敢与朝廷作对。倒是温大哥,还未请教温大哥的尊姓大名呢?”
  “在下温遗香。”
  “啊!你……你、你就是那个挽花公子!”颜清玉一脸诧异,谦谦公子立刻站直身子儒雅行礼,双目却炯炯有神,“刚刚仗义相救,不如就在这月华楼中让在下略备酒水以谢,不知温大侠可否赏脸?”
猜你会喜欢....